首页 >  > 综合 >  > 正文

全国政协常委葛剑雄:提案直指年底突击花钱

2018年02月25日 17:00   官网:北京上保利通技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来源:网络转载

  全国政协常委葛剑雄:提案直指年底突击花钱,幽暗古堡、诡异人偶、神秘契约携手来袭!内地首部引进好莱坞惊疑片《灵偶契约》发布终极预告,“孤堡锤灵”的主题元素沿袭前两支预告片中高段心理悬疑风格,更清晰地展现出影片的故事脉络,结合精美视觉画面与优质音乐音效分分钟挑战视听神经,更以精彩诡秘的剧情和环环相扣的悬念设置继续挑逗影迷的好奇心。

70岁的葛剑雄,任全国政协常委已有8个年头。他有着诸多头衔,最新的是“历史地理学家、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政府参事”。

2012年两会,在政协教育界联组讨论时,葛剑雄当面质问教育部长考研泄题事件的处理结果。2013年两会,他建议制订“离任国家领导人礼遇条例”。2014年两会,他批评高考改革“隔靴搔痒”……

葛剑雄的敢言,不仅是在两会期间。平日里,他的发声也是媒体关注的焦点。去年12月底,他的一篇文章《被高估的民国学术》,引发了学术与人品、思想的讨论。

为了配合记者的发稿时间,2月初的一个晚上,9点钟,刚刚从广西调研结束回到上海的葛剑雄来不及休息,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他的务实、高效与和善,同他的敢言,一样让记者印象深刻。  

“我认为正确的提案就会继续提”

问起2014年的提案回复情况,葛剑雄直言:“多数都是有答复的,当然有些答复未必按照我的意愿办。也许我考虑的方面不是很全,但是我认为正确的提案,会继续提。例如关于设置国家财政年度的提案,我至少提过两次了。”

财政年度又称预算年度,是指一个国家以法律规定为总结财政收支和预算执行过程的年度起讫时间。葛剑雄表示,目前我国财政年度起止日期一直是1月1日到12月31日。而全国人大于每年3月初召开时,该年的财政预算往往尚未批准,“一二月份的钱还没审批呢,政府就先开始花钱了”。

在葛剑雄看来,财政年度不统一还有另一个弊端:经过审批,往往下半年钱才到位,于是上半年没钱花,年底突击花钱。此前,任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时期,葛剑雄对此深有体会:往往到每年9月份钱才拨下来,那前9个月买书钱怎么办?他建议明确以每年人大召开后的某一天,如4月1日或5月1日为财政年度的起点。

“财政部答复我说我们国家其他事情都是按照公历年份执行的,如果财政年度不按照公历年份执行,也会有一些矛盾。此外,世界上很多国家的财政年度都是按照公历年份的。”葛剑雄对这个回复并不满意,“今年两会我还会继续提”。

这并非是葛剑雄第一次为提案“较劲”。 2008年,葛剑雄进入全国政协并当选为常委。当时陕西“周老虎”事件正闹得沸沸扬扬,葛剑雄的“第一剑”就是提交提案直斥“周老虎就是纸老虎”,当地政府处理不妥。2012年,当面质问教育部长考研泄题事件的处理结果,更是让葛剑雄获封“葛大炮”。2013年3月11日连任全国政协常委后,其提案依然保持“火爆”的风格:建议全国人大通过宪法修正案、建议制订“离任国家领导人礼遇条例”……

“有机会我都会发言”

2014年8月,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向常委会脱稿作了一个多小时的报告,更安排了半个小时和常委们交流。这在政协常委会上是第一次。

葛剑雄是第一个向王岐山提问的。外界有疑问提问是不是事先安排好的,葛剑雄觉得好笑。“我在政协常委会发言一直是比较积极的,我们都不是专职的,一年就这么些机会,所以有机会我都会发言,这也是委员履职的要求。”

“我开始站着讲,但离话筒远,这时有人说坐着说吧,我就坐下来讲了。”葛剑雄很赞同这种可直接与报告人交流并提问的方式,他的问题是“反腐败治标和治本的时间表”,王岐山的回答让他很满意。

此后,不止一次被媒体问及对反腐的看法,葛剑雄认为“已经取得一定的成绩,还有相当艰巨的任务。根本的解决之道还在于建立制度‘防腐’,即在破的过程中去建设。”

葛剑雄表示,他每次发言都会遵守两条红线。“一条是宪法,一条是政协的章程。作为一个政协委员,发言也好,提案也好,都不能够违背这两条。”

“不管提什么内容都是考虑成熟的”

2014年两会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葛剑雄曾如是说:“每次提案我都提不大不小的问题。”他解释说,十八大已经把国家的大政方针都定下来了,政协当然是要遵循这个方针。有关这一方面不是我们政协要讨论的,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太小的事情直接跟政府有关部门提提建议就可以了,有的跟地方部门提就可以了。

2014年两会期间,葛剑雄在《新京报》上发表《我的提案为何最短》,文中介绍,数量上,其每年都要提交好几个提案,多的时候一年提交十几个提案。字数上,一般都是三五百字,六百字都算多的了。

葛剑雄总结自己的提案有个大致的范式,就是“缘由+建议”。以他2014年提交的《关于改善出版事业的提案》为例,缘由就是“为繁荣学术,鼓励创新,发展文化产业,改革不合时宜的制度和规定”,建议就是“取消书号限制”、“逐步增加刊号”、“撤销有关稿费指导性意见的文件”和“高稿费(版税)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标题和标点在内一共才212个字。此前,他有一个《关于全面完善义务制教育的提案》,谈教育均衡化的,被全国政协评为优秀提案,加起来不过600来字。

但是,写提案的要求并没有随着字数减少而降低。“不管提什么内容,都是考虑成熟的,具体的,可操作的。”葛剑雄认为,如果还没有考虑好,可以作为社情民意来反映,可以提出来供政府参考,而不必要用提案的方式。

这一点正好应和了《政协全国委员会提案工作条例》有关提案的基本要求:“科学性”、“可行性”、“实事求是”、“有具体的建议”。

“我们不能只盯着高考”

从1950年上小学开始,50余年来葛剑雄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学校:三分之一读书;三分之一教中学,三分之一当大学教师。“虽然谈不上有什么经验,至少也是以往半个世纪中国教育的亲历者。”葛剑雄认为有义务贡献自己对教育的想法。作为教育界别的政协委员,他几乎每年都会提有关教育的提案或建议。2011年,建言“均衡各地高考招生比例”。2014年,批评高考改革“隔靴搔痒”。

“教育是国之根本,我们不能仅仅只盯着高考,老抓着末端的事情。当务之急是解决好义务教育的问题。”葛剑雄认为,目前全国仍然有八千万贫困人口,这些贫困家庭,父母一代没受过什么教育,他们的孩子只能靠义务式教育。否则长大后就会变成新一代的贫困人口,还会连带产生其他方面的社会问题。

刚刚从广东、广西农村调研回来,葛剑雄感慨到,“农村的教育还差的很远。”他们此行到过的广西某个村的学校,60几个学生,仅有的3名老师包揽了所有的课程。但是没有一个老师懂英文,这门课程只能被搁置。

葛剑雄建议,国家应加大义务教育特别是农村义务教育的投入,提高教师的待遇,解决好住宿、交通等方面的问题,让优秀的教师愿意留在农村教书。

  4月9日,由张含韵献唱的2016年超级女声主题曲MV正式曝光。当日恰逢张含韵27岁生日,对此,她也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心情:“收到最好的生日礼物,感谢超级女声12年前为我打开梦想的大门,从此一直在追梦的路上,顺风逆境都有幸经历,无论走得快还是慢,都没有放弃这条路。一句话与大家共勉:有梦想,大胆追,别放下。”给予大家满满的正能量。

  此次“青春誓言”版片花,主打男主张若昀与女主孙怡这对欢喜冤家,从青涩懵懂的学生时代开始的十五年漫长的暗恋守候。当桀骜不驯的帅痞校草遇上倔强执着的平凡女孩——片花中,裴尚轩直呼黎璃为“灭绝师太”,而黎璃也从不把众人簇拥的校草裴尚轩放在眼里,两人从互看不爽的欢喜冤家到互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挚友聊起学生时代的裴尚轩,饰演者张若昀也颇为无奈:“裴尚轩他就是一个幼稚鬼,他老是跟黎璃作对,还喊人家灭绝师太,其实就是小男孩不知道怎么跟女孩儿接触,就想往她身边凑,而他在往女生身边凑的时候肯定就没什么好话说。”

  案情扑溯迷离,闫雄跳楼是迷途自杀,还是王月与情夫蒋德亮逼迫所为,究竟是闫妮雇凶杀人,还是叶辉见财起意,王月贼喊捉贼。这一切阴谋诡计,在侦探张子涵的眼里看的一清二楚,因为这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4月4日《夜的第六章》将带你经历一场情感与杀戮的推理。

  作为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最大一桩文化并购,此事不但引发了经济圈和电影圈的震动,全国的网友们也开始了新一轮的狂欢,而身为网络红人的“国民老公”王思聪毫无意外成了网友们调笑的焦点。

标签:全国政协常委葛剑雄:提案直指年底突击花钱

责任编辑:王青晗